你的金发哟玛格丽特,
你的灰发哟舒拉密兹。
【改了个lof名:)】

第一回写fgo同人,尝试了兰斯洛特中心向,夹杂了不少个人的无端臆想。
一直被lof屏蔽我也很痛苦呀,只能发文字版了。

【2013.9.7】【私设】失乐园

心头好,待我这个暑假【不必再去北京瞎折腾】【和旁友们吃好睡好】后认真动笔,从头写起一个新的故事。

Dunkelheit:

“流动在食物链内的总能量,取决于生产者通过光合作用固定的太阳光能。”
生物老师草草带过这算不上重点的冷僻定义,手中黄色的荧光笔在纸上顿了顿,还是决定划上一笔。
生产者,光。
两者总是经由某类作用牢牢联系在一起的存在。

温室是一种神奇的发明,人们用透明的玻璃与单薄的钢结构骨架做成牢笼,以房内娇嫩的植物为诱饵,让来自光年外的太阳之光心甘情愿地透入可进不可出的温室,将虚无缥缈的温暖在有限空间里固定成可以触及的形态。

虽然是位于楼层最高处的空中花园,但层层细心铺就的厚实土壤还是带着...

高三闭关,卸lof。
一年后见。

【文野paro】【俄国组】一个提纲

理一个文字版

1.
大概以米哈伊尔•阿西法那耶维奇•布尔加科夫为主视角
布原本是个医生,在莫斯科上班,但因为意外走上了吸毒(……特指吗啡)的歪路子
由此牵涉入了黑帮很多肮脏的并不是py的交易,而在几乎置他于死地的一次交战过程中,被恰巧经过的费奥尔多•米哈伊洛维奇•陀思妥耶夫斯基搭救
虽然在陀的要求下戒了毒,但后来发现混在陀的组织下遇到的人不乏比自己更糟糕的赌徒,酒鬼,色情狂,所以也会吐槽“还不如接着回去吸毒呢”
当然也只是开玩笑而已,作为陀的资深迷弟,曾毫不迟疑地说出“陀先生是不朽的!”这种话来(梗出自大师和玛格丽特里黑猫的话,类似的还有“查证件?如果是陀思妥耶夫斯基来这里还需要查么?读读他的两三页作...

【伪同人】无期流放


*灵感来源于Out of the Aeon,虽然我用词一点也不洛氏,但勉强看做克苏鲁的一个同人吧

尽管这个海边的王国已经很久没有遭受到那些旧日支配者的侵袭,尽管利用一桩肮脏的肉体交易,侍奉奈亚拉托特普的那名祭司已经成功让古老的,邪笑的神明站在了脆弱的,易疯狂的人类这边,但关于加塔纳托亚的传说却依然盛行在这个王国缺乏安全感的人类中间。
他们低语着它可以让任何瞪视其存在的人石化的丑陋面容。它能让人害怕得发狂,让人成为一尊超越万古依然保存如初的雕塑,然而在此同时却用有完好无损的脏器,与无时无刻不在思考,却得不到哪怕一朝一夕的解放的,鲜活跳动着的大脑。
即使栖息着不祥之物的玄武岩山早已沉入海底,恐惧却依...

【拉郎】我的存在就是一场毁灭


*拿某学校的文学社给的题目随便写写的非商稿
*只是想拉郎

当葛雷先生辞别伦敦,在世界各地旅行着,继续他放浪形骸的生活的时候,他遇上了一个居然能让他也感到惊异的人。
那是一班开往东方的某个小岛的渡轮,小岛上有座著名的修道院,因居住着的生活自律得骇人的苦修士而闻名于世。葛雷先生自然不是为了归于隐忍的生活,以此洗刷自己的罪孽,因而前去那里的;来自于圣殿的法衣满足的,是他对奢华与披着神秘色彩的外衣的圣器的好奇与占有欲,一如越是来到神圣而不可侵的禁地,他本性里对于世俗中快乐的沉醉,就越是能激发出来一样。祭坛底下的偷情,想想也就美妙。
葛雷先生无法从被渡轮搅动得不得安生的海水上看见自己的倒影,但他敢肯定自己的...

人类爱好者【上】



*和对freaks感兴趣的Pines相对的,是对human being充满好奇的怪物们

*私设向的脑洞,cthulu联动较多,ooc肾入

*不知道自己还编得下去不,先屯上来占个tag:-P


Bill在他生活的那个纬度,大抵算得上是个怪孩子。

倒不是说他对于以中低纬度生物为筹码的大富翁游戏,或者通过基因上的剪切重组排演出的神奇生物木偶戏毫无兴趣,对于这些的爱好丝毫不亚于别人的Bill,同这周遭格格不入的一点在于,他不只是享受拿着棋子到处乱砸,溅自己一脸锋利玻璃渣的疯狂过程,他更是对这些蝼蚁一样,渺小,徒有孱弱无力的肉体的生物感到好奇。

他想了解他们,范围更准确地来说,Bill他想知道那个在旧神嘴里...

【楚路相关】 剥离


*剥离
*楚路相关 *内含刀子*结尾迅哥儿paro

或许是因为这一次踏入的是属于神明本身的尼伯龙根,楚子航在离开那儿之后,竟意外地什么也不记得了。
只身站在卡塞尔学院里的大道上,他默然看着眼前略有些熟悉的景物。只可惜,走在这路上的人,却都是生着自己陌生的面孔。他们有说有笑地走了过去,把自己当空气似的留在了身后。
不过对于漠视,楚子航自己本就无所谓。他是独狼,他习惯于一个人的流浪。而这次故地重游,也权当是再一次郑重地作别,这个带给了自己太多的学院吧。
他走着,走进这并没觉察到自己存在的人流里,走往他曾经熟知的角角落落。
是的,他也许认识他们,可他们呢?
缺损的名单,顶替的称号,不存在的证明,一切都是那么怪异,...

【Thilbo相关】夜盲症

*深夜脑洞*字数不过段子*设定多bug*大抵OOC

Bilbo不知道自己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患上这种奇怪的病症的。
只觉得一到晚上就像个盲人似的,什么也看不清楚。就连那时候在夏尔的袋底洞里神往过的远方的星星,也就此湮没在了朦胧的黑暗里,消失在目光隧道般的尽头。
而那矮人的头领Thorin,大抵也是心知肚明。这点并不奇怪,正常人只要留心到夜幕降临之后Bilbo瞬间有些呆滞的神情,就不难猜出他面对无光的世界所暴露出的生理上的缺陷。
可他又是为什么,对此只字不提呢?
Bilbo有时会埋怨地想,如果他真的能及时发现到自己的病症会拖整个队伍的后腿的话,那么早点把他送回老家去养老,也未尝不是个好选择。
不过事实还是让Bilbo...

【SH2 AU】【切嗣中心】_冬木岭

Act 2

月台上只身一人的男人朝着铁轨那一头雾蒙蒙的世界看去,火车头昏黄的灯光在迷雾之间渲染出圆形的光晕。随身并没有携带什么的他,快步走上了这趟似乎是为了他而准备的列车去。
鞋帮扣击着边缘微微卷曲的铁皮,发出当当声响。列车上似乎并没有什么人,意外的安静让自己感到不太对劲。但正当自己开始怀疑这么一步步做下去是否妥当的时候,脚下却不由得一震,紧接着整个世界都在往后越来越飞快地退去。火车飞驰在这铁轨上,抛开自己熟悉的世界,回到自己埋藏的记忆,故地重游之,冬木岭。
面对这样不得不接受的局面,男人意外释然得很。自己从妻子离世以来的生活一直是平乏而无色的空蒙,眼下这一番迷雾中的旅途,哪怕是前路未知,却依然赋予...

1 / 2

© Sistine | Powered by LOFTER